「水面に花火ら落ちていく夢 あなたと見てたら覚めていく」

圈名 藤原纓梓/任敘
一個寫手(非常透明)
會寫同人原創和一點點詩/詞
*隨緣更新 請不要過多期待
*高二住校黨 開學咸魚系列

·鎮魂/沈巍/巍瀾
·SVT/Vernon/Verkwan/俊八/珉佑
⚠️cp潔癖 巨雷奎八佑灰知漢碩寬
·Vocaloid/Picon/步人/春捲飯/春野/花碳/Majiko/Gero
·乙女遊戲/NORN9(曉七)/Mistic Messenger(ZEN)
·夢間集/UNlight/刀亂/奇暖/返校/…
·手帳/和紙膠帶/原創文章

-「我連魂魄都是黑的,唯獨心尖上一點乾乾淨淨地放著你,血還是紅的,用它護著你,我願意。」

近日写的几首小诗。

珉佑#Perfume.4/完結

阅读本篇前请先阅读🔗 http://yingzi857.lofter.com/post/1e1c4856_12dc41ac

-「戲院裡主角自殺未遂,你我無趣險些沈睡.」

手懸停在半空。全圓佑緊皺眉頭,眼中帶著一絲不知名的猶疑。
關鍵時刻,他又怎會猶豫……

「Rosa!」
玄關處傳來熟悉的聲音。只不過,以往從來都是那般低沈沙啞的嗓音,此時卻帶上了一絲急切。
「快放下!」

徬彿觸到了什麼禁忌,全圓佑一驚,霎時間緊握的手槍便摔在了地面。
「逆子!瞧瞧你都做了什麼!」
全圓佑尚未反應過來,年過半百的男子便已到了他面前,手臂上揚即將揮下——

只是在半空,就有只手越過先行阻礙。
骨節分明而修長的手指緊緊握...

新雪染茶

文/任敘

當一紙診斷書下來的時候,周圍的人哭了。
我倒是沒哭。看著他們都在為我傷心,也有些過意不去。我知道自己可能確實是沒什麼自覺性,但是讓別人操心這種缺心眼兒的事還是做不出的。
「人總有一死,不就是早死晚死嘛。」
「別哭了別哭了,我這不好好站這兒嗎。」
沒有人回應我。
額前落下幾滴冷汗。就此看來我也不擅長勸說別人。算了吧,還是讓他們哭會兒,把什麼悲觀情緒都化在淚里流個盡,去去生活方方面面帶來的晦氣。

我掃視了眼四周,駐足觀望這邊的人不少。
也是。醫院門口圍了一堆自家親屬,全是抽抽嗒嗒地在哭。這麼大規模的陣仗一擺,任誰都會留意幾眼。
我摸摸鼻子。眼眶子發酸,喉口還有陣癢意,想咳嗽。可能是要感冒...

*今日摸鱼 一个黑童话短篇

巍澜/死生契阔.上


*沈巍视角描写
*有原著背景
*HE
*上篇是沈巍的梦 下篇有🚲

“哥哥,你的梦是怎样的呢”
他这么说。

我当下便想起了你。
口中含只棒糖,面上总是带着玩世不恭的笑——这模样几乎与万年前无二。

你是我的故人了。
这轮回行了如此数年,一切恰似那树间海棠,昨日开得繁茂无比,今日也同样盛装绽放。
注视着你从那雪团儿一般长成与现今相同的青壮年,再衰老踏上黄泉大道。
旧时我们相守过了那一生里短短片段,颇有些“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情愫。

临行前,你赠我四件圣物、你左肩魂火与身上银筋,还叫我守住四方天柱。永生永世我都难以忘却当时你面上几乎滴落的冷汗与独咽苦涩的笑意。
这时候还笑。
我真想用那嗔骂的语气说你...

巍澜/赴约


*巍澜/有私设

“时间回溯,乃有悖常理之事,一旦发生,难以保障其后果。令主,你可想好了?”
“老头,磨磨唧唧干什么。我早想明白了,你快让我回去便是。”
赵云澜不轻不重踢了判官一脚。
“哎呀!好…好……别动粗、别动粗,小老儿这就去办、这就去办……”

赵云澜随意找了处空地大咧咧坐下,眼见着那老头不知从哪里变出了盏灯来。
“此灯名为‘溯梦灯’,有幻化梦境,回溯时间之效。使用方法很简单,就是让穿越者睡下,点燃这盏灯,便可回到过去或是前往未来。只是……”
判官话说了一半,忽然停了下来。
“只是什么?快说!”
赵云澜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被这慢吞吞的家伙给耗尽了。
“只是这灯有两个弊端:其一,是你最多只能在梦中...

写了段沈巍/小鬼王的内心独白。
大概是下一个坑的预告…

#巍澜#失控

巍澜/r18
又名《赵云澜也想在上面》(x


🔗https://m.weibo.cn/5195947739/4260920605028272

战火…旧城……

俊八#一期一会_

·旅客俊x诗人八

·短打.涩甜微苦.

·BGM 《第一眼》-陈凯彤


_赠予文先生的生贺.祝他与徐先生永远幸福.


-“请允许我 做你的诗人”


“歌儿飞呀飞 唱得人心醉”

“承诺我也会 尽管我卑微”


 工整的钢笔字在纸上排列组合,在某一瞬间却突然停了下来。

 放下钢笔,摘掉眼镜,徐明浩仔细端详着面前的作品。一切都很完美。句式,话中意味与情感,都挑不出错处。

 但似乎……


 少了些什么。


 拉开衣柜的木门,...

1 2 3 4 5
© 任敘. | Powered by LOFTER